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泊梦栖

梁立新的博客

 
 
 

日志

 
 

最澄大师与天台山  

2013-06-09 17:29:02|  分类: 天台山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澄大师与天台山

 (此文发表于《新台州》2013年第五期)

梁立新

 

佛教天台宗自中国传入日本,可谓源远流长。早在隋末唐初,日本就派人来中国求取了佛教天台宗的本经《妙法莲华经》。后来鉴真和尚东渡日本,又带去了大量天台宗经典,使得天台宗在日本产生了广泛影响。但真正使天台宗在日本发扬广大的关健人物,则是最澄大师。如果可以打一个比方的话,最澄相当于日本的玄奘。中国的玄奘不辞辛劳跨越千山万水到印度取经,回国后创立了佛教法相宗;最澄则乘风破浪来到中国求法,回国后成为日本佛教天台宗的创始人。

最澄出生于公元767年,卒于公元822年,俗姓三津首,字广野,“最澄”是大师出家后的法名。最澄大师佛缘深厚,年仅十二岁就到寺院成为一名小沙弥,到二十岁那年,他接受佛教中最正式的戒律“具足戒”,正式出家。来天台山之前,最澄就已接触到佛教天台宗典籍,对天台宗有所了解,对天台宗发祥地天台山非常向往。最澄曾独自在日本的比睿山结庵修行,诵《法华经》、《般若经》等大乘经典,研修佛法。他对天台宗教义特别感兴趣,研读了鉴真和尚东渡日本时从天台山国清寺带去的智者大师所著的《摩诃止观》、《法华玄义》、《法华文句》等天台宗典籍。随着研究与修持的进一步深入,最澄越来越觉得天台宗的博大精深,对研习和修持天台宗的兴趣愈加浓厚,到天台山直接向高僧请教深入研修天台宗的愿望就愈加强烈。

公元802年,也就是在他46那年,最澄特地上表天皇,请求到中国求法。第二年,最澄、义真获准随遣唐使的船舶出发前往中国,可惜天公不作美。最澄等人所乘坐的船舶出发以后,海上风急浪高,航船无法前行,不得不返回日本。然而,最澄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来天台山求法的念头。公元804年,也就是事隔一年之后,48岁的最澄再次搭上遣唐使的船舶,终于如愿以偿地踏上了中国的土地。最澄等人先是抵达唐代的都城长安,在长安作短暂的停留之后,便返身入海,从海路到达明州,也就是现在的宁波,再从明州来到当时的台州府所在地临海。台州刺史陆淳热情地接待了最澄等人,最澄拿出随身所带的黄金送给陆淳作为礼物,希望陆淳支持他前往天台山求法。陆淳拒绝了最澄的礼物,但仍然热心地帮助最澄。陆淳被最澄虔诚求法的精神所感动,认为弘道在人、人能弘道,像最澄这样醉心于研修佛法的人,必能使佛教天台宗在日本弘传。陆淳不但安排最澄去天台山学习佛法,还亲自抄写了一些佛经送给最澄。

不久,最澄到达他向往已久的天台山,先后跟随国清寺道邃大师和佛陇寺行满大师学习佛法。在天台山期间,最澄把所带黄金换成纸张笔墨,专门雇了几十个人帮他抄写佛经。等到他回国时,共抄写了128部345卷佛经。这一事迹,被后人称为“卖金货纸”,成为佛教史上的一段佳话。最澄在天台山学得最多的当然是佛教天台宗,但他并不局限于学习一宗一派,而是广采博引,学习了禅宗、密宗、律宗等方面的佛法。最澄在中国求法期间接受了佛教天台宗、密宗、禅宗及律宗大乘戒法的四种传授,也就是佛教界所说的“圆、密、禅、戒”“四种相承”。可以设想,一位原本在日本就已对佛法十分向往并有所研究的僧人,在天台山这样的佛道圣山学习,应该说是如鱼得水。他那双充满好奇与探索精神的眼睛,如同一架精密的高级摄像机,摄下了天台山的许多美好事物。公元805年5月,最澄搭遣唐使的船舶回国。回国之时,最澄带去了三件东西。一是佛经,据有关史料记载,最澄共带去经书章疏等230部460卷以及相关的图像与法器。二是茶种,他带回的茶种,种植在日本比睿山,成为日本茶叶之祖。日本最早的茶园比睿山日吉茶园,就是最澄大师用天台山云雾茶的茶籽播种的。三是书法碑帖,可以想见,最澄带回的书法碑帖,在日本肯定被视为稀世珍宝,对日本书道的弘扬,起到了难以估量的作用。
    最澄离别天台山时,场景是十分感人的。这从流传下来的送给最澄的诗中可以看出。台州刺史陆淳写诗送别最澄,他写道:“海东国主尊台教,遣僧来听妙法华。归来香风满衣祴,讲堂日出映朝霞。”行满大师写下了《赠最澄返国》,诗云:“异域乡音别,观心法性同,来时求半偈,去罢悟真空,贝叶翻经疏,归程大海东,行当到本国,继踵大师风。”当时的台州司马吴顗、台州录事参军孟光、临海县令毛涣、乡贡进士崔謩、广文馆进士全济时,还有天台的一些和尚、居士都写下了赠别最澄的诗,诗的题目都是《送最澄上人还日本国》。现在能够确切查到的送别最澄的诗,共有11首。看罢这一首首诗,有两点特别令人感慨。一是自台州刺史陆淳到到乡贤僧人,都郑重地与最澄作诗道别,相当于现在一位外国前来求学的大学者学成回国之时,台州市市长、副市长,还有他的老师、朋友都为他送行。不仅为他送行,还写下了情真意切的告别诗,真是风雅而又隆重。在这样的送别场面中,可以看出台州的地方官员和佛教界对最澄的尊重,也可以看出他们对来自异邦的求法者是何等的友善。二是他们对最澄的期望是惊人的一致,就是期望他平安回国,回国后能弘扬佛教天台宗,成为一代创宗之人。陆淳说“讲堂日出映朝霞”,相信他归国后能创立宗派;行满则谆谆希望他“行当到本国,继踵大师风”,把智者大师所创立的天台宗发扬广大;乡贡进士崔謩则说“何当到本处,定作玄门宗”,坚信最澄回国能成功地弘传佛教天台宗,成为一代大师。

最澄没有辜负中国朋友对他的期望。回到日本后,他在天皇支持下在正式创立了天台宗。日本佛教天台宗在和中国佛教天台宗一样以《妙法莲华经》为根本,同时掺杂了禅、密及律宗的大乘戒,天台宗、禅宗、密宗和律宗四宗融和是日本天台宗的特色。最澄大师之后,他的徒子徒孙们又在他的思想基础上作了阐发。有此渊薮,比睿山成为日本佛教天台宗的大本山,比睿山的延历寺成为“日本佛教之母山”。也正因为此,日本佛教天台宗不管后来怎么分支发展,无一不视浙江天台山为圣山,无一不奉天台山国清寺为祖庭。日本的佛教天台宗信徒,都以能到天台宗祖庭国清寺参访为荣。上世纪八十年代,日本信徒还出资在国清寺内建造了中日天台宗祖师显彰碑,碑亭之上有赵朴初先生亲书的“法乳千秋”四个大字,碑亭之内立有“天台智者大师赞仰颂碑”、 “行满大师赠别最澄大师诗碑” 和“最澄大师天台得法灵迹碑”三座石碑。石碑无言,昭示着当年弘传佛法者的不朽功德。
    (作者单位:台州市政协办公室

 联系电话:88510261 13867659861)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