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泊梦栖

梁立新的博客

 
 
 

日志

 
 

行到雨华深处去——序梁立新作品集《泊梦栖随笔》  

2011-01-23 13:12:28|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行到雨华深处去

 

袁亚平

 

 

一切都发生在不经意间。

那天,我如同往常打开电子邮箱,看到一封陌生的来信:“尊敬的袁先生:您好!贸然给您写信求助,请您谅解我的冒昧。我是浙江天台人,最早看到您的名字,是因为您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关于天台的一些报道。后来陆续看到您的其他文章,像《大国根本》等,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最近在《浙江作家》上,又看到了您出版文集的消息。您写出这么多丰富多彩的作品,让我敬羡不已,很想拜读您文集的全部,但到台州一些书店看了,没有找到您的文集,怎样才能购得您的文集,请告知。”

落款为“梁立新”,我觉得这名字有些眼熟,一想,应该是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我找通讯录一查,果真如此。

同是舞文弄墨的,就有了几分亲近。我便回复梁立新,此等小事,容易解决。不料,我有要务,即到新疆采访。而梁立新为此不惜等候,直到我返回杭州。

天下着雨,梁立新撑着一把折伞,寻到人民日报浙江分社,在门厅里坐等。我到时,有点惊讶,不是约好上午十时的吗?我因上午有事,在十时之前赶到分社。

梁立新憨憨地笑,说原计划是今早从台州坐车到杭州的,但担心时间太紧,临时改为昨晚坐车来杭州了。自己反正也是空着,就提前来了。

这令我有点感动。大老远的,跑到杭州来找我,还提前等着。一个人的守信,由此可见。

面临西湖的办公室,隔窗可望烟雨朦胧。梁立新第一次坐在我的办公室,却好像没有什么陌生感。他从包里掏出一本十六开的打印本,说是自己的新作,要我写几句。

秋雨浸窗,流动的韵律似乎漫不经意,来得自然而然。

 

梁立新九岁那年,一场火灾,他家的房子以及房子中的一切物品,都化为焦炭,化为青烟。父亲没有灰心丧气,也没有唉声叹气,而是坚强冷静地面对这一切。早上,无数人还在梦乡中,他已饿着肚子割了一担草回到家里;或者天刚蒙蒙亮时,他已担着肥料走在狹窄的田间小路上。夏天时,他甚至早起跋涉几十里山路到市场卖一担柴回来,再与其他人一样下地劳作。

梁立新十三岁那年,考入离家二十多里的一所重点中学读书,途中必须翻越石壁岭。阴雨天时走到山麓仰望山岭,常常见到山巅直插云霄,没入云雾之中。在学校除了书费和学费,蒸饭还要柴费。这在收入微薄的山村,实在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他每星期必用的柴费,基本上依靠母亲做裁缝所得。

梁立新从学校毕业后,以平实沉稳的脚步走向社会。他当过十年教师,又当过五年编辑、记者,再到政协机关工作。

梁立新的朋友胡明刚说:“梁兄脚踏实地,用心做事,无论是当教师,还是当编辑和记者,还是现在当政府机关公务员,无论哪个岗位哪种职业,都干得有板有眼,让人放心。梁兄总是那么心平气和,不为荣辱烦恼,不为得失计较,泰然淡然。文字是他的特长,人格人品与能力水平,都用不着言说,而是通过文字叙谈,以作品来说话。他没有淹没于俗世之间,靠文字完善了自己,提升了自己,通过文字遇到了伯乐知音。”

 

一辆黑色轿车冲进河北大学新校区生活区,当场撞倒了两名女生。伤者陈某因抢救无效死亡,另一女生张某受伤。保安和学生拦住了这辆黑色轿车,二十二岁的司机李启铭口出狂言:“有本事你们告去,我爸是李刚!”

“我爸是李刚”,这李刚是保定市某公安分局副局长。

“官二代,竟如此猖狂!”人们怒不可遏。

为何我在写此文时,会发生这样的事件?

依仗权势的“官二代”,有的趾高气扬,专横跋扈;有的挥霍无度,贪婪成性;有的目无法纪,作奸犯科。其深层原因在于,中国封建主义的传统根深蒂固,官本位仍为社会规则。有官便有一切,仍是不少人的法宝。

而出身贫寒的农家子弟,通过自己万般艰辛甚至血泪交织的努力,一点点改变自己的命运。“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所以会格外珍惜。

梁立新有过西藏之旅,于是有了《西藏祈福》,“我这双曾经牵过牛绳、割过稻麦、握过粉笔、编过报纸、写过文章、分过报刊、送过文件,做过许多杂事的手,与藏民们一样,十分虔诚地推动转经筒,为自己和亲人的今生与来世祈福。”在他的眼中,前往拉萨大昭寺朝拜的藏民,“比起内地一些蝇营狗苟之徒,特别是比起那些不择手段往上爬的德才俱差的贪官污吏,那些贪得无厌攫取不义之财的无良商人,那些如蝇逐臭般追逐名利出卖身心的明星大腕,那些为了一己之私而信口雌黄的无良学人,他们是何等的纯净和高尚。”

 

人世间充满了意外和不可预知的因素,冥冥中就有注定的天意。

梁立新说:“如果说成为教师是命运的偶然的话,那么成为以文字为主业的记者却带有某种宿命的成分。”“或许冥冥之中有某种注定的缘分吧,我一直与报纸有缘。读报、编报、集报,我的工作与生活中总是离不开报纸的身影。”

也许因为此,梁立新会冒雨找上门,找到人民日报,找到人民日报一分子的我,初次见面,便有文字之缘。

对文字的痴迷,不入此行无法解其意。

梁立新对我说,此书旨在“读古读今读世象,品山品水品文章。”

梁立新解释“泊梦栖”之由来:“我租住的地方,地处闹市。汽车喇叭的鸣叫声,时时入耳,可我还是感到此地很静。因为曾经波浪翻涌、狂涛万丈的内心,渐趋平淡,渐趋宁静。心静了,所有的危险不复余悸,所有的忧愁不复侵扰,所有的折磨不复生效。心静了,斗室便是一方净土,便是一个另外的天地,便成了我聊以躲风避雨躲尘避埃的栖身之所。”“常思为人之难,难就难在心灵的洁身自好,难在面对逆境的不屈不挠。倒下容易站立难,浊者容易清者难,自古皆然。可是,人的价值、人的不寻常之处,正是在于站立。不仅仅是身躯的站立,更重要的是精神的站立,心灵的站立。挺立着,便是一棵迎风接雨的树;倒下了,便是一团任人践踏的草。挺立着,便是岸然的山脉;倒下了,便是无骨的泥土。这间不足十五平方米的狭小陋室,便是我站立身躯和心灵、寄托梦想的地方,便是我的‘泊梦’之地。”

而我,此时无语。临窗相望,西湖烟雨弥漫,令我神思飘逸。

周围五峰环峙,双涧绕流。晨雾中隐现苍松、古柏、巨樟,深处有一座千年古刹。天台山国清讲寺是中国佛教天台宗的发祥地,隋开皇十八年(公元598年)所建。山门朝东开,中轴线依次为弥勒殿、雨花殿、大雄宝殿、观音殿。雨花殿前两侧有钟楼、鼓楼。大雄宝殿东侧小院中,有古梅一株,传为隋代寺院初建时天台宗五祖章安大师手植。主干枯而复生,如今茂枝繁叶,“矮墙高枝百代开”,气魄非凡。寺东山麓有隋代砖塔一座,六面九级,形制挺秀,犹言“寺若成,国即清”。

唐李邕作《国清寺碑并序》,曰:“松间豁达,祥云飞和雅之音;桥路逶迤,德水照澄清之色。伫立者神夺,散心者目明。”“离垢道场,遇之即是;去结法意,愿之便成。净水宝珠,见者无染;高山甘露,受者有知。”“乘佛之威,入佛之境;不恐不惧,且安且怀。”

唐释拾得诗云:“自从到此天台寺,经今早已几冬春。山水不移人自老,见却多少后生人。君不见三界之中纷扰扰,只为无明不了绝。一念不生心澄然,无来无去不生灭。”

宋苏澥礼智者塔,诗云:“身去寥寥无朕迹,此时谁会真消息。黄金买骨今尚存,指示世人人不识。”

清释恒照诗云:“一条道路半山腰,直上天台过石桥,行到雨华深处去,何人问我上青霄。”

我还需要写诗吗?

 

(作者为人民日报浙江分社副社长、高级记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

 

  评论这张
 
阅读(3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