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泊梦栖

梁立新的博客

 
 
 

日志

 
 

茶圣陆羽与天台山  

2010-10-21 20:27:10|  分类: 天台山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茶圣陆羽与天台山

 

历史上被称为“圣”者,为数不多。文圣孔子、兵圣孙武、史圣司马迁、医圣张仲景、武圣关羽、书圣王羲之、诗圣杜甫、茶圣陆羽、画圣吴道子、药圣李时珍、游圣徐霞客等被称为“圣”的历史人物,虽属不同行业、不同时代,具有不同的成就,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那就是他们在各自的领域,作出了令人瞩目常人很难企及的巨大成就,成为古今中外一座具有标杆意义的高峰。

在这些被称为“圣”的人物中,与台州结缘者为数不少。书圣王羲之曾经来到天台山向白云先生学习书法,游圣徐霞客曾先后三次登临天台山,写下《游天台山日记》两篇,诗圣杜甫曾经写下有关台州的瑰丽诗句。茶圣陆羽,也曾与天台山结缘。在此,笔者着重介绍茶圣陆羽与天台山的渊缘。

陆羽生于唐玄宗开元21年(公元733),卒于唐德宗贞元20年(公元804年)。陆羽的一生,与众不同。他不知道他的生身父母姓甚名谁,因为年仅三岁时,他便被遗弃在湖北竟陵西湖之滨,被龙盖寺智积禅师发现后将他寄养在一户人家。9岁后,陆羽就到龙盖寺诵经读书做杂事,其中做得最多的,就是为智积禅师以及他的客人汲水烹茶。可是幼小的陆羽并不愿意做一个小沙弥,不想在晨钟暮鼓、黄卷青灯中度过他的人生。13岁那年,他逃离寺院,随一个表演杂耍的戏班到处演出。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陆羽被竟陵太守李齐物所赏识,送他到火门山邹夫子处读书。五年以后,年已十八九岁已经阅读了大量经史子集的陆羽,开始遨游四方,访茶品泉。在他24岁以后,他的足迹抵达湖州并开始在江南游走。江南的各地的茶叶与泉水,进入了他品评与记载的范围。神奇的天台山,就在那时进入了他的视野。在《茶经》中,陆羽写到越州、台州等地名,写到了天台山。可以想见,当年的陆羽,曾经跋山涉水披荆斩棘走访过天台山的许多地方。

陆羽来到天台山,尤其使天台西部的紫凝山骤生亮色。相传紫凝山因智者大师在那里诵经时感紫云之异而得名。据《天台山全志》记载,紫凝山主峰紫凝峰与九华、玉女、玉泉、华琳、玉霄、卧龙、莲花、翠微等山峰并称为天台九峰。紫凝山又名瀑布山,宋《嘉定赤城志·卷二十一》记载:“瀑布山在天台县西四十里,山有瀑布垂流千丈,遥望如布,与福圣观、国清寺二瀑为三,其山出奇茗”。直到清康熙年间,《天台县志》中仍存“瀑布山”这一地名。一千多年前陆羽的到访,使天台紫凝山名扬千古。

被陆羽评为天下第十七水的紫凝瀑布,在紫凝山猫游坑峡谷上端。猫游坑峡谷林木苍翠、奇石耸峙、飞瀑流泉,自然风光十分优美。清代齐召南在《紫凝试茗》一诗中如此写道:“言探十七泉,山深望不极。迹看麋鹿游,果学猿猴食。有瀑洒千寻,悬崖眩五色。敲火爇竹炉, 松风吾旧友。”紫凝山那种原生态的美丽风光,由此可见。

紫凝山距天台县城约二十公里,从平桥镇到紫凝山上,山道弯弯。当年陆羽步行上紫凝山,到达那里的猫游坑峡谷,实为不易。现在虽说公路已通到紫凝山上,山上各村之间也有公路相连,但从有公路的地方到猫游坑峡谷,仍需步行。要走到被陆羽评为天下第十七水的紫凝瀑布,山路狭窄难行。为了拍摄“天下第十七水”摩崖石刻和群众自发兴建的“陆羽殿”中的陆羽塑像,作者于国庆长假期间专程上紫凝山,前往猫游坑探寻茶圣踪迹。猫游坑柴高草密,道路几乎已被湮没。当地老人协会请了两位村民手持斫刀,在前面斩荆棘、劈杂草,与我同行的另外几人,每人手戴手套以防拉靠时被荆棘所伤,年纪大的还手持木棍,权当拐杖。我们一步步走向山谷,走近瀑布。往昔名闻遐迩的紫凝瀑布,现在因为上部淤塞,水量已经不是很大。加上此时又值旱季,我看到的瀑布虽然遥望莹如白练,煞是美丽,但并古代书籍所记载的壮观异常,惟有今人题写的“天下第十七水”六个大字,在高高的崖壁上分外醒目,似乎在向人诉说这里曾经有过的荣光和岁月的沧桑。瀑布水量虽然不大,但水质却十分清澈。一路往下走,溪流中的水都是清澈见底,让人欲亲欲近。一路上,老人协会的同志介绍了许多景致,神女岩、莲花台、水晶池、蟾蜍望阙、白龙三跳等等,各有其趣,令人遐想。在猫游坑谷下端一处崖壁之下,有当地乡民自发建造的十分简陋的陆羽殿。陆羽殿中供奉着陆羽、丹丘子与虞洪三尊塑像,陆羽居中,其他两位分列两旁。因为日晒风吹,天长日久,塑像身上的一些油彩,已经剥落。但塑像依然神情庄重,肃然而立。

当年栉风沐雨来到猫游坑的陆羽也许不曾想到,这如此偏远的山谷,会有人正儿八经地供奉着他的塑像。但陆羽对自己一生的使命,很早就有了明确的定位。他要与茶为伴,亲近茶、了解茶、研究茶,为后人留下关于茶的权威资料,他对自己能够因茶而名留史册,也非常自信。陆羽29岁那年(公元761年),他的《自传》已经脱稿,其中写道:“自禄山乱中原,为《四悲诗》;刘展窥江淮,作《天之未明赋》;皆见感激当时,行哭涕泗。著《君臣契》三卷、《源解》三十卷、《江表四姓谱》八卷、《南北人物志》十卷、《吴兴历官记》三卷、《湖州刺史记》一卷、《茶经》三卷、《占梦》上中下三卷。” 由此可见,《茶经》初稿,在那时已经形成。

 

此后的两年时间里,他又为《茶经》定稿而再次对许多地方进行考察,他的足迹,再一次踏上了天台的土地。在他后来定稿的《茶经》一书中,有 这样一段被后人广为引用的文字:

“庐山康王谷水帘水第一、无锡县惠山寺石泉水第二、蕲州兰溪石下水第三、峡州扇子山下(有石突然泄水,独清冷,状如龟形,俗云虾蟆口)水第四、苏州虎丘寺石泉水第五、庐山招贤寺下方桥潭水第六、 扬子江南零水第七、 洪州西山瀑布水第八、 唐州栢岩县淮水源第九(淮水亦佳)、 庐州龙池山顾水第十、丹阳县观音寺水第十一、 扬州大眀寺水第十二、 汉江金州上游中零水第十三(水苦)、 归州玉虚洞下香溪水第十四、 商州武关西洛水第十五(未尝泥)、吴松江水第十六、天台山西南峰千丈瀑布水第十七、郴州圆泉水第十八、 桐庐严陵滩水第十九、 雪水第二十(用雪不可太冷)”。

有人对陆羽关于水的排次不以为然,认为他的嘴巴那么一尝,不可能把水里的矿物质、微量元素含量分析清楚,然后排出个一二三四来。但我和许多人一样,并不怀疑“茶圣”的评判。陆羽自幼给智积禅师汲水烹茶,从禅师那里学到了许多相关知识,起点本身就高。在潜心读书学得一定理论知识后,又行走各地访茶品水。毫无疑问,陆羽对饮茶用水进行过潜心研究,唐代张又新《煎茶水记》中有陆羽品水排等次的生动记载,说他舀出一勺水尝尝,便能准确地分辨这水是取自江心还是岸边。对于一位终日以识茶、品茶为业的人,我深信他对水一定有一种特殊的敏感。几年前,我曾对一位研究瓷器的长者提出过疑问。说他对着瓷器眼看手摸不久,便自信地说这是哪个朝代的物品,是否有些信口开河。他说凭的主要是感觉,比如你梁立新走过来,我没有见到人就能知道是你的脚步声,无非是一种源于直感的判断。我想,陆羽对茶、对水的直感与判断,应该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在那段反复被人引用的关于水的论述中,“天台山西南峰千丈瀑布水”赫然列于其中。天台山对于陆羽来说,应该说是他所行走过的众多名山中的一座重要的山。正因为此,天台山西南峰,也就是现在的紫凝山的水,才在他的心目中留下了十分重要的地位。同样,陆羽对于天台山来说,也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人物。因为唐代的天台,来过不少重量级的人物。隐诗人寒山子,隐居于天台寒石山,拒绝与一切仕宦往来,“任你天地移,我畅岩中坐。”一代高道司马承祯,隐居于天台桐柏山,自号天台白云子,修身养性不为官。诗仙李白,到天台山访友寻仙问道,高吟“龙楼凤阙不肯住,飞腾直欲天台去”, 编制了《大衍历》的一代大师一行,专程到天台山求学算法,留下了虚心求学的千古佳话。陆羽的到来,为唐代的天台山增添的奇丽的光彩。他来到天台山的时间,与司马承祯、李白出现在天台山的时间,是基本重合的。安史之乱爆发在公元756年,此前几年,李白曾一路吟咏到达天台山。而陆羽来到天台山的时间,则是在安史之乱刚刚爆发的时候,他虽然也关心国事,也为国家和民族的命运而牵挂,但他把自己主要的时间和精力、把自己生命的主攻方向,定位在茶叶研究上,最终成为这一领域的难以取代的杰出人物。这样一位人物出现在天台山,与同时代出现于天台山的寒山子、司马承祯、李白、一行,以及在此之前出现在天台山的谢灵运、孙绰、王羲之、智者大师等著名的历史人物一样,使天台山顿然生辉。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