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泊梦栖

梁立新的博客

 
 
 

日志

 
 

寒山子:一个自由而高贵的灵魂  

2008-06-03 17:37:28|  分类: 天台山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寒山子:一个自由而高贵的灵魂

 

                 梁立新

       发表于《新台商》杂志2008年5-6期,总第29-30期

 

很早就想写一篇关于寒山子的文章,一直没有动笔。近来选编《寒山诗百首》,再读寒山子的诗歌以及介绍寒山子的文章,接触到描绘寒山子的画作、展现寒山子形象的雕塑,乃至蕴含寒山神韵的音乐作品。可以说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侧面走近了寒山子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物,聆听到了一个灵魂的呼唤与诉说,感受到了一个灵魂的律动与追求。

寒山子是一个真正的隐士。他出生在陕西咸阳,青少年时期还曾有一段时间生活在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长安。后来几经曲折,他中过进士,做过小官。复杂虚伪的官场,让满怀报国为民理想的寒山很不习惯很不适应。官场的种种黑暗和无奈,最终使得寒山放弃了经世济民、建功立业的幻想,弃仕归隐。

“隐士遁人间,多向山中眠。┅┅免有染世事,心静如白莲”。隐居天台山后,寒山子远离争名夺利、尔虞我诈的官场,远离了他曾经满怀期望最终却令他失望无奈的官场,与官场中人断绝了任何交往。传说台州刺史闾丘胤慕名到国清寺寻访他,他掉头便走。闾丘胤率五名亲兵飞骑追赶,追至寒石山东侧明岩山崖石壁处,他情急之下破壁而入。五马穷追不舍,人从马上惊坠落地,马嘶鸣着冲进石壁。石壁突然合拢,夹住五匹马,岩壁上隐约留下形态各异的五马痕迹。闾丘胤惊呼“寒山无踪迹,五马隐青山。”虽名五马隐的来历系民间传说,并非实事,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寒山子隐居得异常彻底。寒山子隐居天台山长达七十个春秋,隐得连姓名和身世,都让后人难以查考;隐得连生卒年月,也让后人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关于寒山子的生卒年月,有贞观说、大历说、元和说、景和说等多种说法,不同观点前后时间相差竟达一百多年。我国历史上各种类型的隐士,为数不少,但像寒山子这样彻底的纯粹的隐士,实属罕见。

在此,我想把他与另外三位隐士作个比较。一位是“终南捷径”成语的主角卢藏用,他中了进士后,隐居在京城长安附近的终南山,借此得到了很大的名声,因而做了大官。卢藏用做隐士,最终就是想达到做官的目的。说到底,做隐士是假,想做官是真。从某种角度说,他是一位假隐士。还有一位就是与寒山子一样隐居在天台山的司马承祯,虽为隐士,却并不寂寞。武则天、唐睿宗、唐玄宗等皇帝,曾多次召见他,对他礼遇有加。他的朋友李白、孟浩然等人,还不远万里,专程到天台山看望他。尽管他淡泊名利,修身养性,但与官场的关系,还是有点藕断丝连。再有一位是唐代的杜光庭,无论是隐居浙江天台山还是四川青城山,他除了研究道学外,与官场的联系,几乎没有停止过。隐居四川青城山期间,还因蜀相徐光涛向杜执弟子礼,遇事向其请教而被称为“山中宰相”。

当然,卢藏用、司马承祯和杜光庭等隐士的处世方式,未必不好,但寒山子与这三位著名的隐士相比较,确实隐得最为彻底。令人深思的是,隐居得如此彻底的寒山子,却同样被记入了历史。历史,不曾记下他的姓名和身世,却记下了他的诗,记下了他留在诗中的心声,记下了他一颗璞玉般的心。

寒山子是一个真正的弱者。说他是弱者,主要是指他在与人相处、相争中,常常处于弱势的、受排斥、受欺凌、受打压的状态。归隐前,他是弱者。因为在官场中,“立身既质直,出语无谄谀”的寒山子,不会像有些人那样长袖善舞八面玲珑,不会像有些人那样投机取巧媚上欺下,不会像有些人那样搬弄是非从中渔利,不会像有些人那样忘恩负义不择手段,不会像有些人那样“追涨杀跌”世俗势利。他有满腹文才,满腔热情,只会实实在在做事,诚诚恳恳待人,真心想为大唐的社稷江山和黎民百姓尽一分力。有现在的话说,他尽管会得到广大人民群众的赞扬和拥戴,但在惟名是争,惟利是图早已把人生价值观念扭曲的封建社会官场,他这样的人,注定是吃不开,不受欢迎的。看重他、欣赏他的只是少数正直的有才华的官员,有很多人看不起他。因为他的贫穷,因为他的坎坷,因为他的软弱,因为他的过于善良,因为他的过于专注地做事,还因为他的才华与业绩让一些平庸的同僚难堪。就连一些官员的轿夫,也根本不把他这个弱书生放在眼里,轻视他,讥笑他,不时地攻击他。面对如此局面,除了绝望与认输,他别无选择。这是弱者无可奈何的选择。寒山子归隐后写下的不少诗,都慨叹怀才不遇的痛心。且看下面两首诗:“夫物何所用,用之各有宜。用之若失所,一阙复一亏。圆凿而方枘,悲哉空尔为。骅骝将捕鼠,不及跛猫儿。”“天生百尺树,剪作长条木。可惜栋梁材,抛之在幽谷。多年心尚劲,日久皮渐秃。识者取将来,犹堪柱马屋。”可以说,他是在“逆淘汰”的封建社会官场生态中被淘汰出局的,是官场中的弱者。

归隐后,寒山子仍然是弱者。寒山与拾得之间,曾经有过一段被广为传诵的对话。寒山问:“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拾得答:“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很多人津津乐道的,是拾得充满智慧的回答。但如果从另一个角度去看,寒山何以提此问题?是有人谤他、欺他、辱他、笑他、贱他、恶他、骗他吗?在寒山子的诗句中,能够隐约读出一些信息。“记得二十年,徐步国清归。国清寺中人,尽道寒山痴。┅┅┅有人来骂我,分明了了知。┅┅┅”“笑我田舍儿,头颊底絷涩。巾子未曾高,腰带长时急。┅┅”“东家一老婆,富来三五年。昔日贫于我,今笑我无钱。┅┅┅”“时人见寒山,各谓是疯颠。貌不起人目,身唯布裘缠。┅┅┅”“昨日到城下,仍被狗形相。或嫌袴太窄,或说衫少长。┅┅┅”显然,有人说他痴,有人讥笑他的贫穷,甚至有人骂他。人们以“疯颠汉”、“贫穷士”来看待他,真正对他表示尊重的寥寥无几。在他向拾得的提问中,可以看出他曾经有过的落魄与弱势。

自古至今,世界上总是有那么一些人,以谤人、欺人、辱人、笑人、贱人、恶人、骗人为乐,不如此,他们就感到生活没有依托,人生没有乐趣。而他们欺凌的对象,往往指向善良的人,贫穷的人,软弱的人。寒山曾经受人欺凌,被人轻视,但他在思考中很快达到了更高的境界。我想,以寒山子的智慧,拾答当时回答的“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他都会照样去做,并且能做得非常好。面对欺辱自己的人,不是以牙还牙,迎头痛击,不是据理力争,让其明白,更不是先发制人,消除隐患,而是“忍”、“让”、“由”、“避”、“耐”、“敬”,要做得到,谈何容易!“忍”与“避”或许相对好做一些,还要去“敬”欺侮自己的人,一般人哪里能想得明,做得到?寒山拾得的问答中,最后一句是:再待几年你且看他。这话,大有深意。因为那些以谤人、欺人、辱人、笑人、贱人、恶人、骗人为乐的人,大都没有好的下场。但对于寒山子来说,我猜想他连回头看看的兴趣都未必会有。他与青山为伴,悠闲自得地过着自己的生活。就像他的诗所写的那样:“一自遁寒山,养命餐山果。平生何所忧,此世随缘过。日月如逝川,光阴石中火。任你天地移,我畅岩中坐。”任凭天地变化,他都我行我素,不为其所动,那些蚊蝇般嗡嗡鸣叫的家伙,对他来说简直可以鄙视得忽略不计了。寒山子归隐山林,贫弱受欺,但窘困的境地挡不住他通晓儒释道的自由的思想,掩不住他高贵灵魂的光芒。寒山子的人格魁力,没有因为他的隐逸、他的贫穷、他的弱势而失去光彩。

寒山子是一个真正的诗人。他的300多首诗内涵丰富,思想深邃,融铸了儒、释、道三大哲学体系;风格独特,不拘格律,高远空灵,清新通俗,千余年来在社会各阶层和僧俗道儒中广为流传,在诗坛上有“寒山体”之称。四川大学教授项楚在他的《寒山诗注》中,这样评价寒山诗:“寒山诗是中国古代诗国中的一枝奇葩,既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又有对人生无常的慨叹;既有山林隐逸中达到的禅悟,又有世俗生活里体味出的旷达。不拘格律,直写胸臆,亦俗亦雅,涉笔成趣。”

寒山子对他自己的诗十分自信。虽然当时“多少天台人,不识寒山子。莫知真意度,唤作闲言语”,但他在诗中毫不隐讳地表明自己的诗非同一般:“下愚读我诗,不解却嗤诮。中庸读我诗,思量去甚要。上贤读我诗,把著满面笑。杨修见幼妇,一览便知妙。”“有个王秀才,笑我诗多失。云不识蜂腰,仍不会鹤膝。平仄不解压,凡言取次出。我笑你作诗,如盲徒咏日。”“有人笑我诗,我诗合典雅。不烦郑氏笺,岂用毛公解。不恨会人稀,只为知音寡。若遣趁宫商,余病莫能罢。忽遇明眼人,即自流天下。”正如寒山子自己所预言的那样,寒山诗果然遇到了众多的“明眼人”。自徐灵府收集其诗刊行于世以后,寒山诗集的各种版本,不时出现。到了清代,连雍正皇帝都对他的诗加以推崇。雍正以君王之尊为一个隐逸诗人的诗集作序并且给予高度评价,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寒山诗的价值,说明了寒山子作为一个诗人在历史上的地位。

寒山子作为中国唐代少有的几位白话诗人之一,二十世纪以来也一直受到日本学者的推崇。自1905年(日本明治三十八年)起,寒山诗就在日本一版再版,在东瀛大地掀起了一股寒山热。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寒山诗远涉重洋传入美国,美国被称为疲惫求解脱的一代将寒山奉为偶像。在欧洲,寒山诗被翻译成英文和法文后为众多读者所接受。寒山子在国外甚至于赢得了几乎等同于李白、杜甫的声誉。一个彻底归隐的隐士,一个受人欺凌的弱者,其诗作竟绵延千年而流传下来并且越来越受到重视,最主要的因素,是寒山诗自身的诗性价值。他的诗,受人喜爱,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当代散文家周国平先生曾在《人的高贵在于灵魂》一文中写道:“人比宇宙间任何东西高贵得多,因为人有一颗能思想的灵魂。我们当然不能否认肉身生活的必要,但是,人的高贵却在于他有灵魂生活。作为肉身的人,人并无高低贵贱之分。唯有作为灵魂的人,由于内心世界的巨大差异,人才分出了高贵和平庸,乃至高贵和卑鄙。”对于隐居山林,经常独来独往的寒山子来说,他的隐,他的弱,都为他观察世界思考人生提供了一般人所难以体验的独特视角。“三界任纵横,四生不可泊”、“我自遁寒岩,快活长歌笑”的寒山子,心灵何等自由!“解读围陀典,能谈三教文”、“ 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洁”的寒山子,心灵何其高贵!

寒山子,无疑是一个自由而高贵的灵魂。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