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泊梦栖

梁立新的博客

 
 
 

日志

 
 

天台自古多奇人  

2008-03-19 18:58:22|  分类: 天台山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台自古多奇人

 

天台瀑美石怪林幽,奇特的自然环境熏陶着一代代生息于此的人民。翻开李

一、周琦先生主编的《台州文化概论》一书,我发现,在历代载入《台州府志》的人物中,天台的数量占绝对优势,超过面积大于天台、人口多于天台的台州府所在地临海,比仙居、温岭、宁海(宁海过去属台州府管辖)三地的总和还要多,是玉环的11倍多。细看其中内容,在“名宦”、“宦业”、 “儒林”、“文苑”、“隐逸”、“方外”、“方伎”、“义行”、“一行”、“孝友”、“其它”等各种类别中,天台载入府志的人物中属“名宦”、“宦业”一类的人数并不很多。天台历代曾经做过官的人,包括政绩突出、政声良好与政绩平平无甚建树的,都计算在内,人数远在临海、黄岩之下。名宦人数,甚至少于温岭,只和仙居相近。“儒林”一格,指的是有一定威望的读书人,也比临海、黄岩、温岭少。而在“文苑”、“隐逸”、“方外”等等各种类别中,天台的数量就明显多了起来,有些类别的人数甚至超出其它地方好几倍。

行文至此,我觉得有必要将“文苑”、“隐逸”等各个类别的差异做个简要介绍。根据一些文史学者的意见,“文苑”主要记载有声望、有业绩的教育界、文化界人士,“隐逸”记载有德行、不入仕或入仕失意后隐于民间之士;“方外”主要记载道士中的突出者;“方伎”是记以医为业的出色人物;“义行”主要记办过好事的人,如修桥铺路、捐资捐物而感人至深者;“一行”主要记和尚,特别是那些德行好、影响大的和尚;“孝友”则着重记朋友之间重情义、愿意为帮助朋友而舍弃自己利益的人。

载入府志的许多天台人,堪称奇人。他们在某些方面有过人之处,有值得记载之处。在此,我们不妨透过历史的烟云,凝望一下其中的济公和齐周华这两位喝始丰溪水长大的天台奇人。济公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众人心目中的济公,是将许多行侠仗义故事集于一身的神化形象,多是通过电视和书籍传播的经过虚构与加工的艺术形象。历史上真实的济公,作为神化人物和艺术形象原型的济公,同样是一位了不起的奇人。他首先是一个和尚,但这个和尚又有许多与其他和尚截然不同的地方。他出家后,并没有远离尘世,不问世事,而是经常打抱不平、济困扶危。他作为一个出家人,却不遵守佛门清规戒律,酒也喝,肉也吃。他想做一个佛教的改革者,但又是一个没有找到改革途径未能完全展现自己抱负的佛教改革者。他想通过佛教改造社会造福黎民的理想难以实现,他想对佛教清规戒律加以改变的愿望也难做到,可他坚定耿介正直的秉性,又使他难以妥协退让适应流俗溶入主流。于是,他便成了一个在别人眼里老是疯疯巅巅的和尚,成了一个不被当时多数僧人理解的仅以个人力量为民解困的特立独行的高僧。他的形象,常让我想起在周围一片花岗岩地貌的包围中以丹霞地貌面世的,少年济公曾经在那里留下足迹的“不与众山同一色,敢于平地拔千寻”的赤城山。

江南奇士齐周华,尽管没做过什么官,也无显赫建树,但在天台人文历史上占有重要位置。他的奇,主要表现在他的硬气上。他曾写下这样两句令人震撼的诗:“头经刀割方为贵,死不泥封尸亦香”。没有视富贵如浮云的洒脱,视生死如寻常的气度,视节义为泰山的操守,哪能写出如此奇崛诗句?在天台历代文人中,齐周华是吃过许多苦的,除了风雨冷热,更多的苦来自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历尽世路险,翻觉石梁平”,多少愤怨,多少感慨,多少无奈,就蕴寄于这么一句平平淡淡的诗中。论奇,齐周华这样的人生与人格,确乎罕见。与另一位以“台州式硬气”著称的人物方孝孺相比,齐周华更有其独特之处。方孝孺是在朱棣逼他起草诏书时断然加以拒绝,从而迸发出坚守节义的巨大能量与光芒。齐周华则是大半生都在毅然决然不畏困厄地坚守着他的气节,天台人说“棺材扛到自己家里哭”,他就是这样一个自讨苦吃自撞南墙的人,这样一个宁肯自身吃苦甚至不惜豁出宝贵的生命,也要喊出心灵的真实声音,现出生命的率真性情,表明真正立场,活出真实自我的奇人。

天台大地上,当一幕幕盛衰兴废、悲欢离合的活剧成为历史,一个个奇人,也就化为史籍上名字。他们曾经引人瞩目、轰动一时的事迹,逐渐淡出下一代人的视野,淹没于岁月的烟尘。到后来,除了少数比较突出的人物外,有的甚至连名字也很少有人提起。他们静静地躺进了无人问津的典籍。我曾经翻开积满尘埃的《台州府志》,寻找天台籍人物的踪迹。台州府志中记载的天台籍人物,的确为数不少。“×××,天台人”这样的字眼,不时在府志中出现。对我来说,名字是陌生的,事迹也是陌生的。我所关注的,是载入府志的天台籍人物究竟有哪些人,他们因何被载入府志。

且看从府志上随意摘取的几段描述:

——“汪蹇生,字本真,天台人。隐居教授,性简率,急于赴义。其姑适周氏家大疫,家人避逃,蹇生独往,侍汤药,经二旬病愈乃去。……”

——“潘爵,字明秩,天台人。善占气之术,尝诣所亲叶某家,谓曰汝家十年后必败矣。时方盛,后渐零替揆之,果十年余也。褚某者乘马经其门,曰此人三日后必死,至其日,果然其家走市中鬻麻布。或绐爵曰:子言某三日后死,今复乘马过,何耶?爵曰:鬻麻布耳,人咸异之。其言应多类此。……”

——“钟希哲,天台人。妙于传神,尝为史鉴写真,鉴赋诗有云,精神与形似,毫发无所失,浩如镜中影,恍若水底石,大钧斯传形,其妙固莫测,孰知毫彩功,妙夺造化力。……”

——“裴日英,字文壁,天台人。善词翰,精绘画,著色花鸟,悉臻其妙。墨菊坡石尤不可及。尝挟其所长游浙东西,士大夫争与交。久留钱塘,杭守荐于朝。日英有竹癖,所居必择有竹者扁其室,曰竹坞幽居。居京师,市尘无从得竹,而日英揭其故名不废,且求能言者咏歌之。”

被载入府志的天台人,大多在文学方面、书画方面、音律方面或者医术方面颇有特长。另有一类就是在阴阳地理、占卜算命方面令人称奇。还有数量较多的一类则是德行方面或视死如归、或舍己助人、或临危赴义,哪怕一时一事,只要被人传颂、其行突出的,都有或简朴或铺排的文字记载。虽然他们所处的朝代不同,各自的姓名不同,但千差万别的事迹中也包含着某种同一的东西,如果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的话,或许仍然是一个“奇”字,也就是独特,也就是非同一般,如百花园中独树一帜的花朵,如百草园中独显神采的小草。瑰丽雄奇的天台山,不独出过济公,出过齐周华,也出过为数不少的一技之长者、隐居山林者。这样的人物,比做官的还要多。假如把这些人的事迹进行挖掘整理,将其中有价值有趣味的故事加以展示,可以成为天台历史文化的一笔宝贵财富。因为进入府志的不少人物,既是天台山文化的承传者,也是天台山文化的创建者。他们身上发出的点滴光芒,跨越时空,汇集成了别具特色的地域文化。同时,地域文化的优美乐章,正是在历史长河中一个个曾经鲜活的生命个体中,得以生动体现。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