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泊梦栖

梁立新的博客

 
 
 

日志

 
 

天台人的硬气  

2007-08-15 19:54:34|  分类: 天台山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台人的硬气

梁立新

    曹天风这个名字,我最早是在《天台风物》的“近现代名人轶事篇”中看到的。当时匆匆浏览而过,只记下他是一个诗人,其余事迹不甚了了。在《天台报》当编辑时,我数次收到回忆曹天风事迹的文章。编发过程中,一个生动具体的人物形象,逐渐在我脑海中清晰起来。

 

    在天台县博物馆举行的纪念曹天风先生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我又一次听到了许多关于他的事迹介绍。透过岁月的烟云,我分明看到了一个独立特行、个性粲然的慷慨诗人,看到了一种坚挺强健的人格,感受到了一位天台山之子刚直不折的坚硬之气。

 

    鲁迅先生称赞左联烈士柔石具有“台州式的硬气”,让台州人感到分外自豪。台州式的硬气,首推天台。天台人的硬气,与所处的地理环境不无关系。这里七山半水分半田,北有天台山脉,南有大雷山脉,山脉蜿蜒,围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封闭式盆地。盆地之中,山丘起伏。即便是人口最为集中的城关,也几乎是开门见山。除了赤城山、东横山等较为孤立的小山,用不着走多远的路,便可踏上延绵青山,通过羊肠山道,直通山峰,走向白云深处。石的坚硬、树的率真、山的挺直,随处可感。

 

    天台人的硬气,就是在地理环境与人文精神的融合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古人云,近山者蛮,近水者灵。蛮者,力也,知其沉重而搏之负之,知其难为而强为之,知其不可为而偏为之。对于个体素质的正面影响,就是一种不畏艰难、不畏强暴、不屈不挠的刚硬之气。硬气充盈,成就了生长于天台大地的一个个面对困厄绝不屈膝低眉的铮铮铁汉,一个个身处逆境决不趋炎附势的刚直不阿之士。

 

    翻开志书,自古至今许多内容不同的真实故事,诉说着不同人物身上充溢着的硬气。有“铁面御史”之称的鲁穆,为官刚正不阿,不畏权贵,别人不敢谏劝的事,他敢;别人不敢碰的豪强,他照样依法惩处。“直声动天下”的清官庞矮,时常不顾个人安危直言相谏。

 

    天台人为官,敢于仗义执言,保持气节,几成传统。像以气节文章闻名京都时称“八俊”之一的天台籍名人夏缑,在异族入侵时誓不出仕的明末“三高士”徐光绶、朱之任、张亨梧,还有写下了“头经刀割方为贵,死不泥封尸亦香”的诗句,立志舍生取义的江南奇士齐周华等,可以举出一长串的名字。虽然事迹各有不同,但那种高昂坚硬如天台山脊梁的硬气,却是一脉相连。

 

    历史的车轮驶入风云激荡的二十世纪以后,在天台山喝始丰溪水长大的一些杰出人物中,依然有不少人耿直刚硬,秉性不改。现代著名散文家翻译家陆蠡,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抛出的是硬邦邦的几句话:“要杀就杀,要剐就剐,投降了要让四亲九眷讲勿响。”态度斩钉截铁,毫不含糊。这就是一位文质彬彬、外表柔弱的文人的心灵强音。面对生与死的考验,他不畏惧死亡,视生命如鸿毛,视节义如泰山。他没有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气概,没有登高一呼、应者云集的气度,但这种源于心灵的硬气,弱者面对强者、善良面对凶残、正义面对邪恶时所发出的不屈吼声,蕴含着思想和行动的双重硬度。

 

    还有一位天台籍历史人物,这里不能不提。他就是“五四”先锋陈荩民。在使用多年的中学历史教科书上,有一幅醒目的插图,内容是“北京高师同学欢迎在‘五四’运动中被拘捕同学胜利归来”。图片右侧那个被众人抬起的高高大大直立着的人,就是在“五四”运动爆发之日,站在游行队伍前列、最早爬上墙头跳入院内痛打卖国贼的陈荩民。曹天风比陈荩民小8岁。“五四”运动期间陈荩民罢课从北京的高等学府回乡宣传时,曹天风还是一名中学生。但他接受了陈荩民的观点,与齐德夫一道,勇敢地带头站了出来,走村串巷,鼓励大家抵制日货。有此熏染,他后来在上海求学期间投身“五卅”运动,冒着敌人的水龙和枪弹随游行队伍去巡捕房抗议,也就顺理成章。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以后,他愤而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天疯”,取“天也气疯”之意,以抗议蒋介石叛变革命的卑劣行径。那可是一个白色恐怖的年代,反动派对异已分子施行的政策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人”。稍有不慎,便有可能人头落地。在当时,他作为一名国民党员,可以选择服从,可以暗中反对,也可以漠然置之,但他没有。他要说话,态度鲜明,情绪激烈。那时假如有人问他“共产党人该不该杀?”这位喝始丰溪水长大的热血青年,恐怕会直硬地朗声回答:“不该杀,不能杀!”哪怕屠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手枪顶在他的脊背上,也会硬硬地摔出这么一句话。就像自称“天台生”的方孝孺面对朱棣灭九族的威胁坚决拒绝草拟诏文,陆蠡面对日本人的提问斩钉截铁地说“不”一样。他那“一头才砍万头伸”之诗句,将他内心的不屈之志,表露无遗。

这并非我无端的猜测。改名不久,曹天风三上“万言书”,明确反对“清党”,便是佐证。因为反对“清党”,曹天风被投进了国民党的大牢。如果他因为坐牢而学乖了、适应了,从此变得谨言慎行,唯命是从,那么,也就没有了我们今天所要纪念的曹天风。

 

    从国民党牢房出来的曹天风,身上的硬气丝毫没有减弱。他以笔代枪,与志同道合者一起创办被特务视为“赤化宣传”的《前锋》杂志,喊出自己的信念,喊出自己的不满,直至参加起义,头碰东墙终不悔。

 

    1939年,时年37岁的曹天风被推为绍兴各界总代表,出郊外迎接周恩来。应该说,对于一代伟人周恩来来说,这样的活动,并不少见。在各种活动各种场合迎接过周恩来的人,恐怕难以计数。如果那仅仅是一次通常的应酬,双方说的都是一些七平八稳不着边际的外交辞令,那次会面也就很平常。但曹天风显得与众不同的是,他与周恩来作了推心置腹的长谈,那是可以为各自信奉的主义献出生命,不同的思想不同的观点可以引来杀身之祸的年代里,一次不设框框的思想与思想的坦诚交流,心与心的真诚交谈,初次见面却胜过十年故知。这段交往故事中最让人吃惊的是,曹天风竟然在公众场合直言心中所想,说出了他对于未来的预测:“地球向东转,世界向左倾,乃两种不可抗力。”若是以后来的眼光看这几句话,并无多大出奇之处。但在国共对峙坚冰未融、白色恐怖依然十分严重的国民党统治区,敢于这样想的人,不一定少,但敢于这么说,并且是在公开场合说的,绝不会多。曹天风直言无忌地说了,正是他个性的生动体现,体现了一种敢于藐视谬误的胆气,一种坚持宣扬真理的硬气。

 

    曹天风的一生,处在社会风云变幻,各种思想相互激荡的时代。他当过杂志社的主编,当过民族文化馆的馆长,当过督促后方抗日工作的特派员,也当过天台中学的校长,晚年还当过浙江文史馆的馆员。就他本人而言,经历跌宕起伏,思想变化跨度很大。他曾经两度身陷囹圄,曾经三次拒绝带有蒋介石手谕的说客,宁愿无官无职清贫度日,也不愿替反动政府摇旗呐喊。

 

    在曹天风的一生中,硬气是贯穿人生的一条主线。响应号召投身抗日体现了一种硬气,改名“天疯”以示抗议显现了一种硬气,在欢迎周恩来大会上发出惊人之语体现了硬气,敢骂国民党官员体现了一种硬气,在“文革”中宁肯自己坐牢受苦决不诬陷好人,也是一种硬气。曹天风作这样的选择,在许多人的眼里,是不明智的。因为作出这样的选择,也就意味着他选择了清贫,选择了失势,选择人们的不解甚至屈解。

 

    曹天风就像历史上许多著名的以气节著称的人物一样,像许多以硬气而著称的天台籍人物一样,坚守着他心灵的圣地。孟子云:鱼,吾所欲也;熊掌,亦吾所欲,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吾所欲也;义,吾所欲也,舍生而取义者也。并非不知鱼与熊掌之优劣,并非不知生的重要,只是当义与生不可兼得的时候,才把生死置之度外。舍其身而成其事,舍其生而成其义。这,就是硬气的源泉。

 

    古往今来多少动人心魄感人肺腑的惨烈故事,早已证明,柔弱的文人拉不了大弓、举不了重物、打不死猛兽,但他们身上所表现出的铮铮硬骨,浩然正气,足以使所有只具匹夫之勇、蛮夫之力的强壮者黯然失色。那是一种人格的强健,精神的强健,是淌在血液里凝在骨髓中的刚硬之气。天台有幸,凝此硬气。曹天风正是秉承了这种硬气,使他的人生别具特色,使他的生命富有价值。贯穿曹天风一生。正是这种硬气,体现了他人生的价值取向,昭示了一个文人的浩然正气,奠定了他在后人心目中的地位。他曲折的一生,为天台人的硬气注入了新的诠释,增加了鲜活的典型。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