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泊梦栖

梁立新的博客

 
 
 

日志

 
 

孔庙遐思  

2007-07-04 19:13:40|  分类: 天台山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庙遐思

 

齐鲁大地,天高地阔,气势不凡。

举世闻名的孔庙,就在这大地上矗立,历两千余年而依然底气充盈,气象兴旺。

行走于孔庙,觉得时时走在孔子的罩影之下,就连空气中,也似乎弥漫着睿智的思想。

“金声玉振”、“太和元气”、“至诚至圣”,牌匾上许多书法精湛的语句,把这位伟大的思想家和教育家推崇到了极顶。

两千多年来,一代又一代书生奉博大精深的儒家学说为至宝,在思想的光华前心悦诚服。直至今天,人们对孔子的思想依然无比尊崇。

作为儒家学说的创立者,孔子不仅是思想家、理论家,同时也是言行结合,能思能行的实践者。他不辞辛劳周游列国,不遗余力地向各国君王宣扬他的治国理念和人生准则,期望有君王能把他治国处世的思想体系付诸实践。可是在一个长剑飞舞、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弱食强食、你死我活的时代,君王们更关注的是如何在纷争中保住自己的王位,如何扩疆拓土,并吞邻国,至于仁义与礼法、秩序与稳定,那是次要的事情。孔子所受的冷遇,与后来的苏秦、张仪等人深受君王尊重与赏识,形成鲜明对比。他或许没有想到,几经改朝换代,其思想的光芒会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绚丽夺目。他本人,也被尊崇为“万世师表”、“一代圣人”。

走过堂皇气派、游人穿梭的孔庙,不由人不感叹,孔庙建筑之精美、气魄之宏大。如此非同凡响的建筑,绝非孔氏一家一族所能完成与支撑。曲阜孔庙的建成以及全国各地孔庙的兴起,离不开皇家的力量。圣人的背后,其实站着皇帝。自从汉武帝采纳董仲舒“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建议以后,儒家学说不仅成为当政者驾驭臣民的有效工具,更成为一种社会生活的准则而伸展到华夏大地的角角落落,深入到一代代人的内心深处。

我虽然还是第一次踏进曲阜的土地,但对孔庙并不陌生。在我的家乡天台,东南沿海的一个山区小县,县城就有建筑精致的孔庙。在当年孔庙的位置安排和精巧设计中,人们对孔子恭敬与虔诚的心态,显露无遗。在台州府城临海,也有规模不小的孔庙,全国各地许多省城、府城和县城,都建有孔庙。

儒家学说,在中国大地堪称无孔不入,无处不在。有读书人风度的将帅,被称为儒将;有读书人风度的商人,被称为儒商。临海孔庙大门前有一副对联如此写道:“领五经六艺四书如愿以偿拜之尽学人学子,帅百业千行万乘相期而至来者多儒将儒商”。这儒,的确是令人心醉神迷,敬仰不已。

中国传统文化的三根支柱,即为儒、释、道。道重隐世,摆脱尘嚣,隐逸自然,追求长生;释重出世,明了因果,超越生死,祈福来世;儒重入世,中规中矩,为国为民,建功立业。在历史长河的滚滚浪涛中,儒、释、道三教相互浸润,相互吸收,成就了一部光芒四射的中国哲学史、思想史,光耀神州大地。

我生长于东海之滨的天台山。天台山,已成为我生命坐标中一个不可移易的标点。无论身到何处,脑海中总会不时浮现她秀丽的姿容,掠过她悠长的历史。在天台山麓的盆地,在阴山一侧的草原,在珠江侧畔的都市,在中部丘陵的名山,在西南边陲的雨林,游览的足迹踏到哪里,天台山的身影便如影随形般跟到哪里。行走在孔庙巍峨的殿宇之下,穿梭于熙熙攘攘的游人之中,我依然一如往昔不由自主地想起我的家乡天台山。天台山出过三位了不起的宗教界名人:佛教天台宗的奠基人、国清寺宏图制划者智者大师;隐逸山林数十年,中国文学史上最早的白话诗人寒山子和行侠仗义、扶贫救困、巅狂济世的活佛济公。这三位历史名人,却都与“儒”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佛教天台宗,是智者大师吸取包括儒、道思想在内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养料,融合、消化、整理、创新而形成的影响深远的佛教宗派。天台宗找到了外来佛学与本土儒学之间的结合点和交汇点。天台宗的广为传播,究竟是儒家学说借助佛教的力量而更加发扬光大,深入人心?还是佛教依凭儒家学说而在中国大地生根发芽,焕发生机?孔子与智者大师之间,是否存在思想上的传承与融合?

以诗名世的寒山子,与儒学有着深厚渊源。他是一个非僧非道非儒,亦僧亦道亦儒的诗人。这位在生时隐逸山林甘于寂寞的诗人,身后却声名不菲。他身后的盛名,主要来自于他的留下的三百多首白话诗。诗歌中,有部分劝诫世人的入世诗章,散发着儒学的文化气息。寒山子与孔子之间,存在着若隐若现的种种联系。

再有济公,儒家思想的色彩,在他身上体现得更加明显。年少时在赤城山读书,他关注的是民间疾苦,思考的是济世利民。后来他入了佛门,可并没有看破红尘后遁入空门者的那种超然物外、淡寂无求的心态,一颗关心民众、干预生活的心,始终热切地跳动着。他虽然出家为僧,可骨子流淌着的,却是儒家“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种以天下为己任的使命感。可惜的是,他没有争取到实现抱负的应有舞台。当他人生的空间被逼仄到非常狭小,当他被形形色色的规矩束缚和压制得难以喘气时,这位和尚终于变得疯疯癫癫。可就在他疯巅的言行中,蕴含着佛的神圣,儒的高洁。

孔庙内外的森森古柏,幽幽地诉说着岁月的无情和有情。无情的是,时间将一切可以冲刷的东西,包括竖立之初本意要这留存万古的石碑,题写之初原本指望能流芳百世的匾额,都销蚀得面目全非,甚至荡然无存。有情的是,时间将一切都作了过滤与筛选,以其自身的偶然性与必然性切削着、删减着许多事物。历经时间无情或是有情的冲洗、公正或是不公的撞击,孔庙依旧昂然屹立。不仅曲阜的孔庙不时修建,生机不减,就连全国其他许多地方的孔庙,也仍得以精心保护,成为当地历史文化建筑的一大亮点。

孔庙,是外在的躯壳、有形的表象。其内蕴的无形的灵魂,是儒家学说,这才是真正千古不衰的有生命力的精神源泉。几千年来,华夏儿女的心灵,大多得其润泽而受惠,因其熏陶而得益,得其滋养而强健。孔庙,承传着中华民族的古老文明,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脉所系。就生理血统而言,中华民族的共同始祖是黄帝,炎黄子孙共同祭祀的祖先在陕西黄帝陵;但就文化根脉而言,中华民族经久不衰的精神源头却在这里——孔子的诞生地曲阜,曲阜的孔庙、孔府和孔林。我作为一名来自东南沿海天台山的游客,在孔庙强烈地感受到了这一信息。

品读孔庙,解读历史,书本上多少平面、抽象、枯燥的内容,顿时直观起来,生动起来。拜谒孔庙,是我人生中一次值得珍惜的机会。在这里,散乱的思绪得到明晰的梳理和归拢,钝化的思维得到自由的放纵和飞扬。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