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泊梦栖

梁立新的博客

 
 
 

日志

 
 

跨越时空的济公情缘  

2007-07-28 12:35:18|  分类: 天台山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浙江东南的雁荡山下,有一位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认为“一级民间艺术大师”的奇人。他从事木雕35年,以雕济公像最为出名。基于对济公的喜爱,他有缘和全国知名的喜剧演员游本昌、新闻界泰斗邵华泽、一代漫画大师华君武乃至澳门特首何厚铧相识、相交、书写一曲曲—

跨越时空的济公情缘

这是一个暮秋的下午,风带着些许寒意,雨夹着几分萧萦。我和天台山济公院的老同志陈日贵一道登上了南下的客车。在乐清城关,我们见到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高公博先生。没有寒暄、没有客套,三个虽属初次见面,但谈话的氛马上就非常热烈。话题的中心当然是济公。面对来自济公故里的客人,高公博侃侃而谈,把对雕刻济公形象的不懈追求,把他和许多名人通过济公雕像而建立起来的深深情缘,一股脑儿都说了出来。那神情、那语气,仿佛在叙说昨天发生的一事情。
作为一名记者,我连忙拿出我笨拙的笔,匆匆记下高公博讲述的一个个与济公的关的故事,以便让他们能在济公故里被更多的人知晓。

一、雕“济公百态”
高公博一名真正的工艺美术大师。1965年,他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毛头小伙子之时,就踏进了乐清黄杨木雕厂的大门,拿起了雕刻刀。这神奇的雕刻刀,他一拿就没有再放下,到如今已有足足35个春秋。春去夏来,岁月轮回。他那把灵巧锋利的雕刻刀下,普通的木头、丑陋的树根、废弃的木块,都变魔术般地成了栩栩如生的雕像,令人惊叹,令人喜爱。
1986年,《济公》电视连续剧开播。高公博看得入了迷,他被剧中济公那扶危济困的侠义心肠深深地打动了。他从此迷上了济公,下决心要雕出一百个形态、造型各不相同的济公。
于是,一个个别具特色的济公,在高公博挥洒自如的雕刻刀产生了。他先做泥稿,再动手雕刻,每一个济公都要求有不同的神情、不同的姿势、不同的意境。
当泥稿做到60多个小时,高公博突然发现过高估计了自己的想象力,他怎么了想不出与前几个截然不同的济公形象了,几乎到了江郎才尽的地步。雕“济公百态”的事暂时停了下来,而高公博心中的思索却一天也不曾停过。一个多月后的一天夜里,时时想象着济公形象的高公博突然在梦中见到了“济公”。“济公”拉住他的手走到一个草坪上,翻跟斗、做鬼脸。听到高公博在睡梦发出笑声,他的妻子推醒了他。忆起梦中的济公的种种神姿,高公博欣喜地大叫“太棒了”,立即起床做泥稿去了。历经三个春秋辛勤劳作,高公博终于在1989年完成了“济公百态”的雕刻。他雕刻的“济公百态”很快被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拍成专题片,相继在国内外发行放映。“济公百态”创作的巨大成功,激发了高公博内在的创作潜力,使他的创作热情一发而不可收。
二、拜师游本昌
到乐清的第二天上午,我和陈日贵老先生一起前往高公博的创作室,有幸看到了“济公百态”的全部作品。一个个拳头般大小的济公雕像,或破帽遮颜、或招摇过市、或双手合十、或仰天长揖、或侧卧酒坛、或笑抡破扇……真是活灵活现,维妙维肖。细细察看,那些个济公竟然与以演济公著名的演员游本昌有几分相像。一问,还从高公博那里听来了一段木雕家拜师“活济公”的故事。
看着高公博雕就的一尊尊济公雕像,游本昌观摩得十分仔细。在一尊一名娃娃骑在济公身肩上抢着酒葫芦往济公嘴里倒酒的雕像前,游本昌连连说“好”,并大声称赞:“很有人情味。”看着济公瘫坐于地、倚着倾斜的大酒坛那尊雕像,游本昌从不同角度认真观察,并深有木感触地说:“李白是飘逸之醉,济公是酩酊大醉,醉也有醉的不同。但济公又似醉非醉,若醒非醒。其实,这正是他玩世不恭、游戏人间的心态的体现呢!”
在高公博雕出的所有雕像中,游本昌是欣赏的是“济公倒立”这尊雕像。因为济公倒立这个动作,在拍电视时是游本昌自己设计的。他解释道:“在那个颠倒的世界里,黑白不分,曲直难辩。济公颠倒过来看世界,采取否定之否定的态度,这里蕴含着生活的哲理。”
面对一尊尊不同形态的济公雕像,游本昌也提出了许多意见。他诚恳地对高公博说:“济公姿态要多样化,神情也要多样化,可神、可人、可乞、可疯、可爱、可怜、可谑……各种神情都要分别强调出来。”
对济公的喜爱,对济公形象的切磋,使一名木雕家与一名演员之间打破了隔行如隔山的距离感,使两颗酷爱艺术的火热的心融到一起。当高公博提出要拜游本昌为师时,游本昌欣然应允,还为高公博挥毫题写了“艺缘”两个大字。后来在他和高公博的通信中,就诙谐地称高公博为“小高爱徒”。在他们的一封封书信往来中,在他们的一次次电话交谈中,这对不同职业的师徒谈得最多的自然是济公。是济公,把两颗原来陌生的心灵无形中永远连在一起。
三、缘结何厚铧
在高公博家里,我看到了他家珍藏着的一幅照片。照片是,现任澳门特首的何厚铧与高公博并肩而立,脸露微笑。当我问及照片背后的故事时,高公博陷入了美好的回忆之中。
他还记得见到何厚铧的准确日期:1991年11月23日。当时他应邀出席由澳门青年文化协会主办、东方基金会及澳门市政厅赞助的“高公博工艺大师黄杨木雕展览会”。那天下午2时,时任澳门大丰银行常务董事兼总经理、青年文化协会名誉会长的何厚铧走进了设在澳门市政厅二楼的展览现场。在有关人员的引领下,他紧紧握住高公博的手,欢迎这位来自雁荡山下的黄杨木雕艺术家前往濠江岸边展示他的精湛技艺。初次相见,两人一见如故。何厚铧向高公博询问了黄杨木雕的雕刻特点及现状,还询问了高公博故乡的一些情况。
何厚铧与市政厅的官员为高公博的展览剪了彩后,便仔细欣赏展品。在参展的100余件作品中 ,何厚铧最感兴趣的是其中的30件济公雕像。他表示,这些济公雕像神态生动,表现丰富,他本人非常喜欢。他捧起一个济公雕像,不无感慨地说:“济公生性幽默诙谐,却是正义与善良的化身,历来受到老百姓的喜爱与信任。高大师,你用手中的雕刀把济公雕活了。”
何厚铧对参展的济公雕像爱不释手,在展览厅观看了一个多小时仍然意犹未飞尽。后来,他向有关人员提出了出资收藏参展的30个济公雕像的要求。离开之前,他还和远道赶往澳门的高公博合影留念,让人拍下了一张富有纪念意义的照片。
9年以后,何厚铧当选澳门特首。9年来,高公博一直与澳门的文化艺术界保持着某种联系,何厚铧则依然时时关注着高公博的“济公”作品,因为他太喜爱济公这个形象了。济公,使高公博与何厚铧这两个不同职业、不同个性、不同地域的人缩小了距离连一起。去年澳门回归前夕,何厚铧当选为澳门特 首之后,高公博还特地向他发去了贺电。
四、巧识邵华泽
在高公博的书房里,我发现了一幅邵华泽题写的“超乎天然”的条幅。我又一次感到疑惑,曾任《人民日报》社社长的新闻界泰斗,何以与高公博有密切的联系?当我询问高公博时 ,他笑着告诉我:“认识邵华泽,完全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说起来,也是有点济公情缘呢。”
1994年,新中国成立45周年前夕,中国文化部组织各地艺术家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中国民间艺术一绝”展览会,来自全国各地的100多位艺术家的作品参加了展出。石雕、剪纸、皮影……异彩纷呈,各显特色。高公博带去的20件根雕、劈雕作品是,有10件是济公雕像。高公博还在展览现场当场表演他的拿手好戏——劈木雕像。他随手劈开一段树木,凝神审视片刻之后,挥动雕刻刀,潇洒自如地把心中的想名象在这段普通的木头上体现出来。
半小时后,一个栩栩如生的雕像已呈现在人们面前。就在高公博思考着是就此结束还是再作修饰时,只听人群中一位长者朗声说:“不要再雕了,这已经是难得的艺术品了。他报个价吧,我要买下这件作品。”高公博不经意地瞧了一眼那位长者,直截了当地说:“我在这里主要是作艺术表演,这件作品是不卖的。”
展览结束后,有工作人员问高公博:“你知道刚才要买你的作品的那人是谁吗?”高公博茫然地摇了摇头。工作人员告诉他,那人就是赫赫有名的邵华泽,论职位还是中共中央委员。
不久,高公博与邵华泽取得联系并见了面。他们谈艺术、谈人生、谈济公,谈了将近一个小时。临别时,邵华泽与高公博合影留念,还挥笔写下了“民间一绝”四个大字,将条幅送给高公博。
去年6月8日,高公博在北京办黄杨木雕艺术展。开幕式那天,邵华泽托人把他写的“返璞归真”条幅送给高公博,预祝他展出成功。对此,高公博非常感动。
回到乐清后,高公博专门雕了一个济公像,寄到北京送给邵华泽。邵华泽非常喜欢这件作品。他向高公博回赠了他的书法作品专集和题着“超乎天然”四个大字的条幅。通过济公雕像,艺术家与新闻界泰斗之间结下了异乎寻常的友谊。
五、艺动华君武
在高公博的书房里,我还看到了全国知名的漫画家华君武为高公博题写的条幅:“妙趣半成于天,半成于人”。未等我发问,高公博兴致勃勃的向我详细介绍了他与位著名漫画家的效情况。
高公博初次与华君武见面的时间,是在1989年。那年华君武在浙江省美术家协会负责人的陪同下到浙江各地考察,在浏览了雁荡山之后,他们特地到高公博的艺术陈列室参观。分别于5个大展柜中的千姿百态的黄杨木雕作品,深深地打动了华君武。他仔细地观察了高公博的一件件作品,高公博也十分认真地向华君武介绍他的创作构思、创作过程和那几年间所取得的成绩。他创作的黄杨木雕《济公——我行我素》和《南极仙翁》,以优美的神态、生动的形象和精湛的技艺,分别获得“希望杯”优秀创作设计一等奖、二等奖。他创作的木雕《蓑翁》、《济公》、《酒不醉人人自醉》三件作品被国家作为工艺美术珍品收藏,永久保存于中国工艺美术馆。
华君武对其中的济雕像尤感兴趣,询问得特别仔细。当高公博拿出已完成的“济公百态”作品给华君看时,这位老艺术家禁不住连连点头称赞。赞叹之余,他挥笔写下了“艺成于思”和“妙趣半成于天,半成于人”两幅条幅,送给高公博。
此后,高公博在一次全国根艺展览上与君华武邂逅。华君武对高公博几件参加展出的济公雕像在形象处理、技术突破方面提出了一些建议。1999年,高公博举办黄杨木雕艺术展前夕,专门拜访了华君武。华君武详细地询问了高公博的创作情况,言谈间对高公博创作的济公雕像记忆犹新,殷殷期望高公博创作出更多更精彩的艺术作品。
六、向往天台山
在与我们的交谈中,高公博对天台山的情况非常关注。他曾先后两次到过天台,但没有好好游览天台山,深入了解天台山。对于济公故里如何宣传济公,高公博显得尤感兴趣。当陈日贵老人告诉他天台准备投入巨资建造济公文化苑时,他一连提了许多问题,很想详细了解建议济公文化苑的有关情况。他说,济公是天台的骄傲,更是天台的一笔财富。天台山可以利用济公这个形象,推动当地经济的发展。他还谈到一条非常具体的建议。他说,温州有服装节,东阳有木雕节,绍兴有酒节,天台不妨搞个济公文化节。可以清灵隐、净慈寺等地高僧乃至海内外的佛教信徒来天台交流,研讨济公形象;可以请游本昌等一批饰演过济公的演员到天台举行一台文艺演出,以形成一种名人效应;可以邀请社会各界名人到天台开个座谈会,讨论济公形象,要舆论宣传上造成一种声势;可以推出与济公有关的各种旅游产品;可以用图片、影视等多种方式集中展示济公形象,借此提高天台山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高公博还提到,在天台赤城山等一些景点,可以进一步加强济公形象的宣传。他认为,天台着手建设济公文化苑的做法,颇有见地,很有眼光。他真诚地告诉我们,作为一名喜爱济公的木雕艺术家,从内心深处有一种想为济公故里做点事的愿望。他期望能够通过济公,与济公故里的人民联系、交往,就像他与游本昌、何厚铧、华君武等人通过济公形象而结缘一样,他也期望通过济公与天台山结下不解之缘   。(梁立新   此文写于2000年)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