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泊梦栖

梁立新的博客

 
 
 

日志

 
 

赤城山上看济公   

2007-07-23 20:25:58|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赤城山上看济公

梁立新

(一)

    初夏的早晨,赤城山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山上方的天空里,有白云在随意地飘,那是一种非常洒脱不羁的形象,轻轻松松,自由自在,无牵无挂。举目凝视,那白云像一个俯视人间的巨人,正以一双深情的眼睛注视着芸芸众后。站在赤城山巅,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一个人。他在悟月楼顿悟之后,决意出家为僧。他没有成为一般的僧人,他原本就不曾想做一个一般的僧人。他在中国佛教史上树起了一个独特的典型。在他的生命终结后,后人在赤城山建庙塑像,怀念他,敬仰他,赞颂他。直至今天,从前依然没有忘记他。

    他就是济公,家喻户晓的济公。确切地说,他叫李修元,出家后佛号道济,就是这位出生在天台一个平常村庄里的李修元,给赤城山,给他的故里天台,给千千万万世人留下了太多美好的传说、深刻的思索和无奈的叹息。

 

(二)

李修元出生在一个黑暗昏庸的时代。南宋王朝外不能御敌守土,只是一味地屈膝投降,求和称巨;内不能治世济民,到处贪官当道,黑白颠倒。精忠报国的岳飞,屈死于“莫须有”的罪名之下,那是一个产生了数不清悲剧,数不清的肮脏交易的时代。有志为国为民者,有劲无处使,有才无人用,空有一腔热血,令人扼腕长叹!

幼小的李修元,耳闻目睹无数百姓疾苦无人过问、平民冤屈无处伸张的事情。他后来扶危济困、嫉恶如仇的种种作为,或许在他的童年就已播下了种子。

我想起了他在赤城山读书时写的一首诗:“利锁名疆全解去,欲把贪官恶霸除,一点禅灯云雾里,三更孤影读诗书。”他读书,不为功名利禄,为的是寻求一条除恶扬善、救民于水火的道路。

或许,当年他在赤城山上曾走遍一条条松间小径,为试图在荆刺丛生的地方,在崖高坡陡的地方,踏出一条路。像历史上所有内心牵挂着民众福祉的人一样,李修元定然作过种种苦苦的思索。

出仕,非他所愿。他的父亲李茂春不是在朝中做过文官吗?虽然清廉勤政、正直无私,但在争名逐利、勾心斗角的官场之中,到头来还是落得个被群奸排挤,弃官归田的结局。

我不知道当年他曾设想过多少方案。只知道他在赤城山上的悟月楼豁然顿悟而自认为得到了救世良方,他想通过出家为僧去寻求一条普度众生之路。李修元出家那年,只有18岁,正是人生的帷幕刚刚拉开的时候,他却选择了一种与常人截然不同的生存方式。

自古以来,从小孤苦无依,被和尚收留,在寺院中长大后来又成为寺院中一员的大有人在;因仕途失宠或商战失利或情场失意而看破红尘、遁入空门者亦大有人在。而像李修元那样,把出家作为一种人生选择,想通过佛教来实现抱负的人,绝不会多。

(三)

纵观李修元一生,他以佛教济世的理想,最终并没有完全实现。他个人的生活,也如一片到处飘荡的白云,经受着四时寒暑之变,经受着雷击风吹之苦,变得面目全非。

李修元在国清寺剃度受戒前后,一名叫智清的和尚对他心怀嫉妒,处处与他过不去。虽然住持一本禅师对年轻的李修元十分欣赏,但嫉妒也恰好从此引发。住持对新来的李修元太信任了,原来深得住持赏识的智清和尚心理就失去了平衡。我猜想,李修元是凭着他的学识和人品得到住持赏识而不可能通过讨住持欢心,贬低别的和尚等方式得到信任。可是李修元在国清寺生活了短短的一段时间以后,最后还是被迫离开了。他出众的才华连累了他,如果他是一个无才无能的平庸之辈,那个智清和尚绝不会容不下他。他的才华也成全了他,如果没有智清的排挤,他或许就不会去杭州灵隐,西湖边上那一幕幕为后人所津津乐道的故事或许就不会发生了。

在灵隐寺,李修元依然不得志,因为寺院的现实与他内心的相去甚远。寺院中清规戒律多如牛毛,僧人修禅只求个人出世,不问民间疾苦。而李修元心目中,佛教徒应当“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追求的不是个人的独乐,而是大家的共乐。面对那种死守清规戒律,论经谈禅只讲形式不求实际的情况,李修元从内心深处感到反感。逆反心理导致了出人意料的行动。他不谈经,不参禅,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把一切清规戒律踩到了脚下。久而久之,在别人眼里便成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疯和尚。

一个饱学诗书、独具慧眼的人,为什么会变得疯疯颠颠?因为他想越出某种僵化的规矩。一个人,面对一整套严密的规范时,最基本的选择只有两种:一是适应它,把痛苦和无奈悄悄咽入腹中,一颦一笑,一招一式按着那规矩去办;一是改变它,把所有的枷锁彻底打碎,建立起一套全新的规矩。

李修元不想去适应佛门中那一套规矩,事实上他也无法适应。而要改变佛门规矩,他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不知道,他在失望之极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跳出佛门,另寻它途。但我隐隐感到,他最初在弥勒像前吃肉、喝酒之时,内心是痛苦的。面对那套推行了上千年的条清缕明的规范,他适应不了,也改变不了。有人曾感叹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消愁愁更愁,可李修元喝酒,却解了他心中烦忧。他高声吟唱:说我疯来我就疯,疯颠之病不相同,有人请我唱诗句,须敬老僧酒一盅。那只酒葫芦,后来成了他须臾不可分离的亲密伴侣。他虽然只是一个没有地位的和尚,但他蔑视别人恪守着的许多东西,他还敢做一些别人不敢做的事。

可是,那位曾经说过“禅门广大岂不容一颠僧”的慧远法师,最终摆脱不圆寂的命运。庇护他的人撒手走了,早已对李修元看不惯的僧众们如何容得下一个人处世与他们截然不同的人?没过多久,李修元就被逐出了灵隐寺。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净慈寺的德辉长者收留了他,让他当书记僧,兼作火化工。但其他和尚对他的排斥与攻击,恐怕一刻也不曾停止。即便在他圆寂之后,他也并没有被当时的佛教界认为可而在《高僧传》中为他留也一度之地。

(五)

几百年来,济公一直被千千万万的人喜爱着,传颂着。济公能获此殊荣,主要是因为他弘扬了一种精神。试想,哪一个身处逆境的人不希望有一个热心人来帮助他?哪一个被欺凌的弱小者不希望有一个富有正义感的人向他伸出援助之手?济公的形象、济公的故事,正好迎合了人们的一种渴望。

怪不得,不仅仅天台建有济公院,贵州、四川、北京、台湾等许多省市都有。据说,在济公身世弄清以前,贵州、台湾等不少地方的人都把济公当作他们的同乡。在明确了济公的身世之后,许多人又虔诚地赶到赤城山,拜谒济公。

召唤着他们不辞辛劳来到赤城山朝拜的,不光是济公的偶像,更是因为济公的事经代代相传以后,人人心中都有了对济公精神的独特理解。

据说,赤城山济公院的一尊佛教像被“请”到台湾时,几千人夹道焚香跪拜。我想,他们所欢迎、期待乃至渴盼的是济公抑恶扬善、扶危解困、乐于助人的精神。这种精神,已经没有时间与地域的限制。在中华民族的心田里,它是有益的养料,滋润着民族之魂。

赤城山上,一尊尊济公像栩栩如生似乎仍在哭笑人间,疯颠宇内……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