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泊梦栖

梁立新的博客

 
 
 

日志

 
 

南浔大户宅第:梦想之居  

2007-07-17 12:30:23|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浔大户宅第:梦想之居

 

外出游览景区,我常常只能是被动地蜻蜓点水式地一走而过,来不及细细品味。这次到湖州南浔,一则天气炎热,二则时间紧迫,只是匆匆地看了张石铭、张静江、刘墉等几所大户人家的宅第,留下了一星半点的记忆。

看宅院,主要是观赏建筑艺术。人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立体的绘画、无声的诗歌,真是妙喻。如果说建筑是一首诗,那么南浔的几所大家宅第,给我的总体印象是一首中国传统的格律诗与外国的自由诗相结合而由房屋主人根据自己性情与喜好挥洒而成的一首奇特的诗。刘家宅第中有中国特有的牌坊。据介绍,刘家一公子在进京赶考途中病死,其遗孀从29岁的青春少妇开始守寡,直至成为50岁的老妪离开人世。其贞操节孝受到皇帝嘉奖,被赐建牌坊,以示彰扬。听说,建贞节牌坊,须符合三个条件:一是丈夫在三品官以上,这位刘家公子死于赶考途中,其家人凭借雄厚的经济实力,出银子为他捐了一个二品官。二是儿子须在三品官以上,刘家儿子这个三品官以上的官,估计也是靠银子买来的,事实上并没有当过真正的三品以上的官。三是必须是元配夫人。刘家宅第中现有的牌坊,看样子是新建的,但过去肯定有过这样的牌坊,还有附近的家庙,虽然大门紧闭,但门外的门档户对,还是很有特色。四个门档,简简单单,默默地直视着进进出出的游人;两个户对,石头上刻的是三狮争球,含蓄秀美,意境隽永。牌坊与门档户对,那是如同格律诗的建筑因子,典型的传统风格,传统特色。

如果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那么,南浔大户宅第所奏演的,既有梁祝、二泉映月般委婉细腻古韵十足的传统曲调,也有西方交响乐团中充满现代气息的时尚音符。在张静江旧宅,我看到了特色鲜明的四种雕刻。数量最多的是木雕,那毕竟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颇具特色的艺术门类。一扇扇格子门,全系精雕细刻而成。门的下方刻着《西厢记》故事,一幅幅浮雕,构成了的一本以木板为册页的连环画。最有特色的是屋檐上的砖雕,如张果老倒骑毛驴之类的砖雕,动态毕现,置于飞檐屋角,成为整个建筑的一大亮点。最引人注目的是石雕,门额上的石雕特别精致,通往正厅的过道两侧的墙面上,是蕴含“福、禄、寿、喜”意境的四幅石雕,人物栩栩如生,展现着房屋主人与千百年来所有中国人相同的美好梦想。木雕、砖雕与石雕,均属中国传统,而宅院中的玻璃雕,则属中西结合之作。玻璃是外国进口的,玻璃上的图案却多是梅兰竹菊、花草虫鱼。整个建筑,仿佛一曲古今结合、中外相融的和谐的歌。歌曲中,寄托着主人的人生理想与生活情趣。

如果说建筑是立体的画,那么南浔的大户宅第,是中国画技法与西洋画技法巧妙结合,中国画材料与西洋画材料综合使用的成功作品。这方面,张石铭的宅第最为典型。这位南浔巨商是在中国传统文化的薰陶中成长的,但他又常年与外国商人打交道,对外国人的建筑风格与生活方式非常羡慕与向往。他的宅第的整体布局,与中国风水学的要求是相合的。我去南浔恰在公历7月6日,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候。但穿行在张石铭宅第的厅堂间,不时感受到习习凉风,比在不通风不透气的房间里享受空调之凉,更加舒服。房屋内在的布局,构筑了一种冬暖夏凉的格局。房屋的外观属欧式风格,墙却是用红砖砌成的。生怕外人对这种欧式风格的建筑有非议,宅院主人还专门在西面墙外又砌了一面中式风格的罩墙。雕花油漆的木楼梯,显示着主人的富有。地面是用进口的彩色的马赛克铺成的,历经百载寒暑依然色彩不褪。吊顶的天花板,波纹起伏,线条流畅,也属欧式风格。更让人拍案叫绝的,是从法国进口的奇特的彩色玻璃,花纹与图案柔美和谐,并且不沾尘。据导游介绍,这种玻璃的工艺目前在原其产地法国也已失传。现存的玻璃,因此而显得更加宝贵。

张石铭宅第的后面,过去还建有网球场与奶牛场,有的宅第中甚至还配有舞厅,反映出房屋主人的喜好与需求,有明显的功利性、实用性。房屋主人对于生活的追求与梦想,依靠他们强大的经济实力,以建筑的形式得到了物化与呈现。建筑的灵魂,是他们自己注入的;建筑的调子,是他们自己确定的;建筑的内容,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古也好、今也好;中也好,洋也好,都取其好的东西,有用的东西,取自己喜爱的东西、想用的东西。他们的宅第,便是他们的梦想寄居之地,闪烁着一种人生的智慧。想想当今浮躁心态下搞出的一些建筑,住宅如同东西南北千篇一律的宾馆标准间,非但失去了自己的灵魂与特色,就连最起码的通风、见光、透气,也一再地被打折扣,一再地被忽视。有些以尊邸、豪宅自居的别墅,地段金贵,用材昂贵,却淡忘了文化,忽视了实用,漠视了人的自身需求,假如站在南当这些宅第面前,它们应当自惭形秽。

在南浔,我很想多走走看看,乘船享受一下古镇的水乡风情,了解一下这座古镇的各个侧面,可惜事难尽美,身不由己。不过,南浔给我留下的这些建筑方面的零星记忆,也足已让我领悟与感慨了。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