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泊梦栖

梁立新的博客

 
 
 

日志

 
 

丰 碑 无 形  

2007-07-10 20:48:19|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丰  碑  无  形

梁立新

 上三高速公路,这条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动工修筑,于新世纪来临之际正式通车的公路,如今已经融入数十万天台人民的生产和生活。对于天台而言,这条公路非同一般。虽然笔直的公路和来往的车辆,已经把许多富有感性的细节予以省略。但从心灵层次来说,这些被省略的细节仍应永远记取。

  我每次乘车经过这条漂亮的公路时,许多可亲可敬的形象,就浮现于眼前;不少感人肺腑的话语,回响在耳旁,一种难以言说的感动和难以自抑的写作冲动,在我心中升腾而起。

  天台,南有大雷山脉,北有天台山脉,八山半水分半田。这块土地上的绝大部分人口,生活在一个封闭式的三角形河谷盆地中。古时,山幽水奇、恍如仙境的天台,正是高人隐士求佛求道求仙、文人墨客吟咏赞美修身养性的理想之地。而在改革开放的年代,在现代化的历史进程中,这等交通闭塞的环境,却又往往与落后相伴。交通的落后,同时与观念的落后、经济的落后相生相连。从某种意义上说,天台改变观念发展经济的关键环节,就在于打开山门。天台打开山门的一项具有远见卓识的举措,就是举债建造上三高速公路。

  没有高速公路的时候,天台到杭州的时间距离,大约在六七个小时。嵊县三界,是几代天台人印象深刻的地名。那里,差不多是天台到杭州的中点站,客车到达那里时正好停车吃饭。和现在的客车两小时到达杭州相比,那时节去一趟杭州实属不易。求学、就医、打工、旅游、探亲,进出天台时所面临的交通条件,在高速公路建成前后,绝不可同日而语。这类忆旧话新的话题,恐怕再过多少年后等到我们老态龙钟之时,还会对我们的下一代絮絮叨叨地再作回忆,回忆中那份欣喜之情,不会随时间的流逝而褪色。

  记得在高速公路通车前夕,一位全面负责公路建造的领导在接受采访时说,修筑上三高速公路,上虞与嵊县两地,对与经济相对落后的天台相接,并不热心。就是交通条件不佳的新昌,也只是与经济发展较快的嵊县、上虞相接有兴趣。惟有急于打开山门的天台,最为焦急。如果没有上三高速公路,在甬台温高速公路与杭甬高速公路接通之后,天台就将陷入一个交通的死角。原本封闭的地方,因为现代交通条件的落后,将会变得更加闭塞。天台的决策者敏锐地看到了这一点。可是在当时情况下,并非所有的人都能看得这么清楚。修筑高速公路的决策出台之初,反对之声不少,怀疑之言鹊起。其中的有些理由,也是响当当的。那一年,天台全县的地方预算内收入仅5000多万元,而建造高速公路一期工程所需资金就高达1亿4千多万元。资金缺额如此之大,行得通吗?决策者居高望远,见机决断,通过一次又一次耐心的解释与阐述,大胆而又超前的决策,赢得了越来越多的人的理解和支持。

坐在高速前行的客车中透过车窗远望公路两侧的连绵青山时,我常常想到,在许多年前作出决策时,决策者肯定已经看到了它给千千万万百姓所带来的巨大便利,看到了它对区域经济所产生的不可估量的巨大作用,看到了它在现代化进程中对于思想的解放和观念的改变所产生的难以替代的催化与震荡。高速公路开工时的隆隆炮声,对于打开天台山山门,无疑具有历史性意义。工程是在资金奇缺的情况下,毅然开工的。工程的开工与建设,当然不可能一帆风顺。争取立项,争取资金,各个环节的工作,凝聚着上上下下数以千计人员的辛勤汗水。

在高速公路上,我又时常不由自主地想到将给天台人民带来久远福祉的另一个跨世纪工程――桐柏抽水蓄能电站。它的争取过程更加曲折与复杂。申批立项过程中十几个年头的准备、争取,真正是黑头发变成了白头发。抽水蓄能电站也好,高速公路也罢,工程在申批与立项、开工与竣工这复杂的过程中,要经过多少反反复复的争取,多少智慧和热情的付出,不难想象。

  我曾经看过一篇十分感人的报告文学,文章写的是一位真心为民的人大代表的故事。其中有这样一个细节:这位人大代表为了说服邮电局领导作出替贫困山区架设电缆的决定,情急之下,竟然“扑通”一声跪在几位局长面前。感人的不是他为贫困山区争得了多少资金,也不是下跪这种方式,而是他一颗为人民服务的赤诚之心。这真正是金子般的公仆之心,其心之诚,可鉴苍天。在高速公路的筹建过程中,我们的领导人虽然没有下跪,但那种千方百计搞争项目,千辛万苦筹资金的精神与劲头,不也同样显示了一颗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赤子之心吗?

  每当从上三高速公路经过,我就会有一种难以自抑的感动。不仅仅是因为决策者们的远见与赤诚,更有建设者们的艰辛与坚韧。在上三高速公路通车前夕,我曾采访盘龙岭隧道的建设者。他们所住的地方,是临时搭起的平房,冬寒夏热,条件十分艰苦。他们整天打交道的,是坚硬的岩石、泥泞的浆土,他们甚至难得见到洞外的阳光。我采访他们时,隧道主体工程已经完成。他们中的大多数,已经不在天台,而是住进了另一个偏僻之地新搭建的平房,着手公路建设中新一轮的攻坚克难。有一名工人曾经感慨地对我说,他们所走的路,总是崎岖不平。因为每当他们把隧道打通,把路做好,他们就要到新的地方开始下一个项目的建设。确实如此,高速公路开通之日,所有的建设者们早已悄然离去,离开了这个曾经奋战了无数个日日夜夜倾注了汗水甚至鲜血的地方。

  种树的人往往来不及乘凉。现今的高速公路上,车流日夜不息,人流物流信息流,顺着这大地的动脉在畅流。但当年的建设者,早已奋战在另一个工地上。只有这路,仍在延伸,它在人们的心中延伸,树立着一块无形的丰碑。这丰碑,记载着一代人的梦想、心血、智慧和热情。这丰碑,记载着从决策层到建设者的许许多多埋头苦干、拼命硬干和为民请命的人的无私而又正直的脊梁。

    丰碑无形,伸展的公路就是丰碑,来往的车辆就是丰碑,上下的旅客就是丰碑。

    丰碑无言,轰鸣的车声就是丰碑,鸟儿的鸣唱就是丰碑,百姓的心声就是丰碑。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